回母校--後甲國中

這應該是上大學後第一次回來後甲,就算加上高中也只有回來打球而已,唯一一次想回來找老師卻被警衛檔在門外,這次由於一個特別的機會,跟陳小炳還有許禎育回到這裡,把車停在大門,在門口的校碑拍張照,我們就這樣慢慢的走回我們熟悉的過去……

台南的天氣還是一樣熱,台南的天空還是一樣藍,後甲的景象是如此的熟悉,卻又在熟悉中看到了不同。昔日的升旗台,現在成了練女舞的場地;以往的大榕樹,現在變成情侶休息談天的好地方;而我們,也不再是以前穿著制服的懵懂國中生了。

進德堂雖然很虛,不過以前常常下課就跑去打羽球,只為了那不到十分鐘的打球時光。藝能大樓也是老樣子,想當初音樂美術工藝都在這邊,別於功課的壓力,是個輕鬆又好玩的大樓。

籃球場外多了個告示牌,還寫英文,真是高級。想當初以前就是從這裡偷跑出去外面買蟀哥,也一堆人來這裡偷買糖葫蘆,後來上高中還常把車停外面,直接爬牆進來打球,順便被學弟電一電。

晴園的水還是一樣不清澈,不過除此之外其實還別有一番風情,那時距離教室最近的地方,卻反而沒真正看過幾眼。合作社一樣是分男女生,只是外面的那片地改成了藝文廣場,不知道是否真的有藝文活動?

訓導處前面多了個「全台首學」跟安平古堡燈塔,雖然我完全不能理解這代表的意義。點名單、秩序整潔比賽也都持續著,看來三年四班維持著我們過去良好的傳統呢。

當初的外掃區有個名字叫「飛月亭」,當初在這裡掃地掃得很愉快;植物園也有了名字叫「養心園」,看來這年頭流行什麼東西都取個名字。

前門的景色沒太大改變,除了一群群的國中男女生來學校活動之外,一切就和以前一樣,也許從我們下一屆開始男女合班後,整個後甲就開始改變了,不過這才應該是正確的,雖然我不幸早出生了一年。

我一直以為我的國中就是讀書跟打球,如今我才發現我錯了,三個人你一句、我一句,就這樣把我們帶回了過去,一個人的記憶不夠多,多點人總是能拼出個共同的回憶,校園任一個小角落都夠我們回味半天。

唯一一次參加的英文演講,下課就跑去打桌球、羽球、籃球,書包還規定左肩右斜右肩左斜,申請後窩在教務處打電腦、跑到大樓樓頂打麻將,全班被罰從一樓青蛙跳到三樓……

畢業後才發現其實後甲勢力真龐大,我漸漸可以理解為甚麼同鄉可以給人這麼大的親切感,「咦?你讀後甲的阿?」「你也是嗎?」,無形中就把人的距離給拉近了,我很自豪我當初念的是後甲。

舊地重遊總是無限感慨,特別是這地方是以前不能再熟的地方,也許哪天我們彼此各分東西,這地方依然會永遠在這裡,記載著我們永遠的回憶。